放血療法3000年

中國中醫藥報 2011-10-28

□ 王宏才 中國中醫科學院

中國人熟悉放血療法,因為它是針灸的一部分。其實,放血療法更是世界醫學的一部分。從史學角度看,不管當今的醫學多么的發達,人類的醫學史基本上是一部放血療法史;不管發生在哪一個地域的醫學,都有一個共同的起源——放血。

古文明中的放血療法

血管就像大地上的河流,大河流過的地方孕育了文明,也起源了醫學。大約在公元前3500年,放血療法同時出現在這些有“大”河文明的地方。

在古埃及醫生的“圣書體”符號文字中,就有指用箭一樣的東西來放血給人治病的內容。美索不達米亞平原上的人們認為,放血可以驅除附身的魔鬼。印度醫學認為,人的健康是由氣、膽、痰這3種體液的平衡來維持的,它們間的不平衡就會導致血液的失調,于是放血被認為是一種有效的方法。除了用利器來放血,印度人還繼承了埃及和舒利亞人的水蛭放血法。放血療法從尼羅河和底格里斯河流到了古希臘和古羅馬后,逐漸發展成為一個時尚醫學。

誰是放血療法之父

如果要追溯現代西方醫學的始祖,希波克拉底無疑是最響亮的名字。在他看來,疾病不是一個局部現象,而是整個機體中血液、黏液、黑膽汁、黃膽汁四種體液平衡的紊亂,通過放血、催瀉及調節飲食等方法可以幫助人體的自然痊愈。這位西方“醫學之父”也成為了放血療法的鼻祖。

放血療法在西方的流行還與另一位偉大的醫學家蓋倫有關,他在解剖學、生理學、治療學上的成就,在16世紀以前無人能比。蓋倫推崇放血療法,在《治愈的方法》等著作里他闡明了這樣的觀點:放血療法幾乎可以適用于任何一種疾病,包括出血和虛弱的人。放血療法不僅僅是治療痛風、關節炎、眩暈、癲癇、抑郁、眼病等大病的優選療法,更是預防疾病的主要手段。蓋倫非常熱衷于放血,在特定情況下,他推薦每天要放兩次血。

放血療法把理發師變成了外科醫生

1163年羅馬教皇亞歷山大三世,讓放血療法走入了民間,理發店成了放血療法的主要場所。理發師用的刀和人們對放血的熱需,譜寫了一段有意思的西方醫學史——外科學的發展是從理發店走出來的。其中標志性的人物就是16世紀的法國理發師Ambroise Paré,他后來被譽為“外科醫生之父”。

理發師們發展了一整套的放血操作規程和工具,放血療法的雙刃刀具叫“柳葉刀”,英國著名的醫學雜志“Lancet”(柳葉刀)就是來自放血用的雙刃刀片。理發店沿用至今的紅藍白條紋相間的柱狀標志中,紅色代表流動的動脈血液,藍色代表流動的靜脈血液,而白色代表止血用的繃帶,這是一個生動的放血療法廣告。

對放血療法的質疑

隨著時間的推移,放血療法中引發的事故,漸漸使人們對其產生了質疑。

1799年12月12日,68歲的美國第一任總統喬治·華盛頓騎馬巡視種植園回來,感到喉嚨疼痛,第3天病情加重,呼吸困難。華盛頓深信放血,他的私人醫生也深信放血的作用,連續數次的放血后,華盛頓停止了呼吸。

給華盛頓放血的醫生是美國“醫學之父”本杰明·瑞師(Benjamin Rush)的學生。本杰明創立了美國的醫學教育體系,當時四分之三的美國醫生都是他的學生。由于美國費城與西印度群島興旺的奴隸買賣,黃熱病在18世紀經常光顧這個港口城市,1794年和1797年費城流行的黃熱病,讓放血醫學家本杰明吃了一場官司。那時,每天都有上百人排隊等候本杰明為他們實施的大量放血療法。一位名叫William Cobbett的英國記者對此產生了質疑,并跟蹤了這一事件,發現經本杰明治療的病人中死亡率較高,于是他發表文章說本大夫和他的學生們為人類人口的減少做出了突出貢獻。本杰明的權威遭到了質疑,他將這位記者告上法庭,最后法律給Cobbett開出了高額的罰單,但本杰明仍是抗擊傳染病的功臣。

之后,又有一位名叫亞歷山大·漢密爾頓的英國醫生,采取更科學的手段研究放血療法。366名患病的士兵被平均分成3組,有一組病人接受放血療法,另外2組接受其他方法治療,3組條件基本相同。結果是:不放血的兩組分別有2例和4例病人死亡,而接受放血療法組的死了35例。

19世紀初,法國醫生發表聲明,放血療法對治療肺炎和發熱性疾病完全無效。此外,皮埃爾.路易(Pierre Louis)也發表他用7年時間對近2000名病人的臨床觀察,發現放血療法明顯增加了病人的死亡率。至此,人們開始對放血療法的信念動搖,但是19世紀放血療法仍在流行,并且達到鼎盛。僅1833年,法國就進口了4150萬條用于放血的水蛭。

直到羅伯特·科赫等一批醫學微生物學家出現,這個流行了幾千多的療法才終于淡出了歐美主流醫學的舞臺。因為,人們找到了更好的抗菌消炎的辦法。但是,放血療法并沒有消亡。

放血療法真的沒有療效嗎

事實上,早在1628年,哈維就對放血療法提出強烈的質疑。放血療法之所以有頑強的生命力,主要來自它的實用性價值。它雖然淡出了西方主流醫學,但仍然活躍在補充醫學的舞臺,對某些病癥,或某些特定的需求發揮作用。

對放血療法的研究證實了它可以起到一定程度的消除器官炎癥,降低體溫,減輕心臟負擔,激發免疫力等作用。全盤否定放血療法的人太偏激,把放血療法的作用簡單地歸結為“應急反應”的人也未免有些膚淺。

阿倫·格登,一位長跑愛好者,在準備參加“橫穿撒哈拉沙漠馬拉松賽”之前,出現乏力,膝疼。經過醫生診斷確診為“血色素沉著癥(Hemochromatosis)”。這個病緣于血液中鐵元素含量過高。過量的鐵在身體內堆積,對關節和臟器造成傷害,嚴重者會因心臟衰竭而死亡。治療這個病最簡單的辦法就是定期放血。格登就是在這個方法的治療下,機體達到了新的平衡。2006年4月,他跑完了“沙漠馬拉松賽”。

歐洲人對放血術迷信這么長的時間,可能還有個“基因”原因。大約有1/8的歐洲人帶有HFE基因(遺傳性血色素沉著癥候選基因),純西歐人種中這個比例甚至高達25%以上,有人據統計,大約每200個歐洲人中就有一個血色素沉著癥人。進一步的研究還顯示:女性血色素沉著癥發病較晚,每月一次的月經解釋了為什么她們的病情往往要等到絕經后才會顯現出來。

人們不愿意完全放棄放血術的原因是,除了放血療法確實能在某種程度上抵抗一部分細菌感染,對改善血液黏度,提高血液通過毛細血管的速度有一定的幫助外,對一部分高血壓、術后熱等也有一定的作用。然而,對于中醫來說,把用刀子切開靜脈放血變成用三棱針刺絡放血,更是趨利避害的選擇。

放血療法和刺絡療法

受不同文化的影響,醫學發展走向了不同的路。西方的醫學教皇蓋倫認為:血是人體產生的,經常“過剩”;放血適合于任何病人,包括出血和虛弱的病人。他的觀點深深地影響了西方放血療法的風格,把沿著靜脈切開的放血療法稱為“靜脈呼吸”。中國的醫家則認為,血是十分寶貴的,不能大量地放,也不能隨便放。所以,針灸中的放血嚴格地講應該叫“刺絡”。《黃帝內經》云:“刺絡者,刺小絡之血脈也”,“菀陳則除之,出惡血也”,可以看出這與蓋倫的觀點不完全一樣。刺絡術不僅在出血量上不同于西方的放血,而且是在一套完整的經絡腧穴理論和辨證施治理論指導下進行的,有嚴格的禁忌癥和適應癥。

美國哈佛大學醫學院院長Sydnty Burwell教授對他的學生說:“在10年內,你們現在學習的知識有一半將會被證明是錯的,更糟糕的是,我們無法知道哪一半是錯的。”曾經的主流醫學今天已經淡出了,多個世紀以后,人們會不會像對待放血療法一樣來看待今天的醫學。

pc蛋蛋幸运28稳赢